遭暴徒割颈警长:他们像要索命一样 2020要继续守护香港

遭暴徒割颈警长:他们像要索命一样 2020要继续守护香港

  12月26日电 据香港《大公报》报道,香港警长Alex此前被暴徒用刀割颈,捡回了性命,却永久失去了原有的声线。近日他接受专访时直言,那班暴徒非常凶残,他们每次行动好像要索你命一样。2020年将至,Alex希望香港尽快恢复和平,他还表示不会退缩,“香港系(是)我家,我一定好好守护”。

  持续半年多的香港修例风波,造成超过500名警员受伤,Alex是重伤者之一。他的右颈静脉与迷走神经被割断,“好彩冇割中颈动脉,如果割中,我应该已经唔喺度。(好幸运没有割到脖子的动脉,如果割中,我应该已经不在这里了。)”

  经过2个多月治疗,Alex保住性命,行动亦恢复自如,做了多次手术,脖子上留下一道4厘米长的伤痕,静脉与迷走神经虽然成功驳回,但因曾经断裂,即使复原,也不可能恢复昔日的声线,“医生话好睇条神经线点生长,但肯定唔会百分百好返。我唯一希望系能够正常说话,唔使咁辛苦。(医生说要看神经线怎么生长,但肯定不会百分百变好。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正常说话,不用这么辛苦。)”

  太太阿May坐在旁边,听到丈夫的说话,一脸担忧。

  入职警队超过20年,Alex由初级警员做起,接受过2次机动部队防暴训练,每次训练他都想,香港不会发生暴力冲突,但没想到真的会发生,而且暴徒非常凶残,“佢哋每次行动好似要攞你命一样。(他们每次行动好像要索你命一样。)”

  过去半年,Alex被编派到不同的“火线”执勤,每一次与暴徒近距离接触,他都感到生命受到严重威胁。“佢哋(暴徒)同我以前认识嘅香港人好唔同,以前大家有商有量,好有礼貌,唔会郁手郁脚;但而家呢班人,一见面就起哄、掟硬物,不断攻击。(他们(暴徒)和我之前认识的香港人非常不同,以前大家有商有量,非常有礼貌,不会动手动脚;但现在这班人,一见面就起哄、扔硬物,不断攻击。)”

  Alex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执勤“惊”历,不是被割颈,而是在九龙湾港铁站“暴徒像丧尸般,凶残地袭击警员”。“我同佢哋无仇无怨,我唔明佢哋点解要袭击我。我只系觉得佢哋失去常性,畀人利用,同好似冇咗灵魂一样。(我和他们无仇无怨,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。我只是觉得他们失去常性,被人利用,好像没了灵魂一样。)”

  警员需长时间执勤,变成警队在这半年来的日常。Alex也不例外,他曾经30多个小时“不眠不休”执勤,回家休息5个多小时后又再上班,“我哋正常执勤系10至12个钟,但近半年,经常30几个钟不停工作,真系好辛苦,基本上企喺度都瞓得着,但唔瞓得,只有用意志迫自己撑住。(我们正常执勤是10至12个小时,但近半年,经常30几个小时不停工作,真的好辛苦,基本上站着就能睡着,但不能睡,只有用意志让自己撑住。)”

  “佢(Alex)都系人,我梗系怕佢撑唔住。(他也是人,我更怕他撑不住。)”阿May说,“所以每次佢(他)当完更(执勤完)回家休息,我都尽量带两个小朋友出街,以免嘈吵声影响睡眠质素。”

  2020年将至,Alex希望香港尽快恢复和平。曾经险死于暴徒之手的他说,对暴徒没有“恨”,因为身为警队一员,他没半刻想过退缩,“维护法纪、除暴安良,系(是)我工作,任何地方都无可能冇(没有)警队!香港系我家,我一定好好守护,谂唔到有咩理由要走(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要走)。”

  Alex坚定地说,面对任何违法行为,必定竭力将犯人绳之于法,“我唔会退,亦唔会缩,维持治安系我嘅责任(我不会退,也不会缩,维持治安是我的责任)。我希望社会反思,是不是继续容许仇警思想蔓延?任由不实资讯传播?大家应该反思,点解(为什么)有人针对警队,佢哋(他们)居心何在?”

【编辑:吉翔】

相关